主页 > 业界分类 >法院认事用法疑自相矛盾 盼法院不是结案而是办案 >

法院认事用法疑自相矛盾 盼法院不是结案而是办案

2020-07-20 来源:业界分类   |   浏览(598)
法院认事用法疑自相矛盾 盼法院不是结案而是办案

图:绿湖饭店如果开发成功,居高临下,鲤鱼潭可一览无遗。(

绿湖饭店开发案
鲤鱼潭绿湖饭店开发案,被判有罪的当事人律师团,昨天再继续说明本案有冤情,律师团质疑法院是在「结案」,而不是「办案」;尤其被告提出有利的证据,法院未採信,法院如果违背论理及经验法则以及有罪心证的判决,就会造成冤抑。
律师团认为,本案起诉时,多达十四人,但其中十一人都判无罪确定,唯有这三人缠讼十二年,有利被告的证据,自一审到更三事实审,同样的事实与证据,换到不同的合议庭法官,就有不同判决结果,是否为了「结案」值得质疑。 
刑事司法体系,最重要的功能就在于确实将有罪之人定罪,而没有错判无辜,此亦为实践刑事司法正义人员的共同期许与愿望。然而执法人员并非圣贤,要完全去除人为差错,让冤狱永不再发生,无疑是艰鉅的挑战;法官的终极使命是不可以惩罚无辜的人,律师的终极使命则是不容坐视法院惩罚无辜的人,这是本案律师团跳出来质疑,要循救济制度途径争取清白的原因。
案件一旦从错误自白、指认错误、鉴识瑕疵、虚伪证词、机关不当作为、救济制度等多重面向,是造成冤狱就难以平反的主因;律师团认为,绿湖开发案有诸多事证,与造成冤狱的原因有关,尤其有利被告的证据未被採信,只凭一名证人康德兴的证词就定罪。侦审时由事隔近十年,三名被告记忆有限,加上被告坚定自己没有犯罪事实,在重要反证的辩词防御上呈现鬆弛,例如,被指控行贿的时间、地点、在场人员,都与真实有差异时,却因侦审时一时记忆不清,无法抗辩,而被法院认定为事实,如今,一旦被提出不在场证明,即可推翻法院当时的认定。
按法院为发现真实,「得」依职权调查证据。但于公平正义之维护或对被告之利益有重大关係事项,法院「应」依职权调查之,此观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第二项之规定自明。故法院于当事人主导之证据调查完毕后,认为事实未臻明白,有待澄清时,得斟酌具体个案之情形,无待声请,即「得」依职权调查证据,其于公平正义之维护或对被告之利益有重大关係事项,法院尤「应」依职权调查证据,以为认定事实之依据。所谓「得」调查,即指是否调查,法院有自由斟酌裁量权,而「应」调查,则属法院应为之义务,无斟酌自由裁量之余地,如违反「应」为之义务,则属于法有违,而得为上诉理由。
换言之,法院于当事人主导之证据调查完毕后,认事实仍未臻明白,为发现真实,仍「得」就当事人未声请部分,依职权为补充、辅佐性之调查。惟此调查职权发动与否,法院有裁量权,且此调查係因事实仍未臻明白,有待釐清,而有调查之必要,故法院得斟酌具体个案情形,无待声请,即得依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第二项前段规定,依职权调查证据。因此,该项证据于调查前,于被告有利或不利,尚不明确,不得因调查之结果对于被告不利,即谓法院违法调查证据;有最高法院一○二二年度台上字第二○四号刑事判决要旨参照。
本案之争点在于:规画企画书有没有製作?二百五十万元用途为何?都计委员李威仪收贿款的证据在哪里?绿湖饭店开发案有没有通过?收贿的对价关係为何?行贿的动机与证据是什幺?绿湖开发案是花莲县政府都计委员会通过呈报内政部审议,李威仪有否违法护航证据?都计委员採合议制,李威仪违背职务的行为在哪里?被指行贿或签约时有的被告根本不在场为何被认定在场?律师团认为,上揭疑点,法院的判决有诸多自相矛盾之处,实难令人折服;希望一个无辜的路人,不要被司法「上沖下洗、左搓右揉」后,成为有罪之身。
相关文章